你拥有的一切都是不成形的,涣散的。在所有热烈的瞬间过后,世界依旧以一种持续的速度前行,而浅薄的个体无法掌握一种持之以恒对抗的力气。你感到失望,感到消失,感到生命中某片树叶开始松动,继而落下。你害怕不是因为这缺口,而是被预示的结局。

每天都看很多字,看人,看风景,你到底要怎样去面对它们,才能与之相对缓慢深入一些。我们缺乏敏感和天真,现代社会不需要这些。

今天坐公交的时候,身后是一对父子,儿子大概是三四岁,说话还不太清晰,他的父亲耐心地指着窗外的景物说话给他听,脸上充满温柔,仿佛置身在这拥挤的车厢之外。此时我突然想到的是,究竟是什么可以让一个男人变得那么如此耐心柔和,是孩子吗?还是一种稳固可靠的关系?


评论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