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是热闹,越是岌岌可危,人们愿意维系平和的生活,并且感到心安理得。

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久了,会逐渐抹去原来的生活痕迹,变成另一个自己。有时候走在北京冬天长满干枯枝桠的道路两旁,脚底透出丝丝的冰冷,浑浊凛冽的风划过皮肤,我看见远处高大的烟囱总是冒着狭长的白烟。我逐渐被这样的日常景象包围,像冷空气朝我四面八方涌来那样,某些事物被阻挡了,过去变得模糊不清。

有时候会有一些奇异的喜悦生出,充满迷离的生活顿感,介于真实与梦境之中。白天路过当代商场门前的时候,会看见一位喂养鸽子的老人,沉默不语,成群结队的白鸽扑翅地从天而降,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,降落在这小小的区域里,孩子们看见了就兴奋地跑到中间,你仿佛也被这雀跃感染。我知道有无数个这样的片刻,在无法设定的时间,你会被毫不起眼的景象打动。

你感受到了生命的丰盛,无论在什么地方,它们向你招手,对你露出笑意,甚至向你敞开。你只是经过,感受空气中风中的微弱震动,最后离开,仅此而已。

从没有想过会独自置身在北方的冬天,有时候情绪很强烈,但大部分的时候又很平静,无知无觉,坠入真空的状态,只有空气特别真实。感动别人不如感动自己,我总是被自己感动。

一年又过去了,一年不如一年。越是热闹,越是岌岌可危。你会看见许许多多的祝福和憧憬,但那都不是真切的。你依旧会收到很多无关痛痒的群发消息,它们只有特定的日子出现,你和这个人没有任何联结,不会想起彼此,为何还要去做这样无意义的事情。而每一次这样的群发祝福响起,都如同一颗炸弹,令人难受。

我和很多人都渐渐失去联系,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那些旧日的朋友,即使同在熟悉的城市,已经很少去见他们,与之构造的墙已经出现裂缝,无力修补。那么多的关系,如同极力修建的屏障,自身如此渺小,需索巨大的安全。因为懒惰与懈怠,就这样看着它们坍塌,透出一些空间,不安和自由来回穿梭。

没有能量的关系令人疲惫,如果我们无法谈论困惑,苦楚,如果无法从自身出发回到自身,如果我们无法理解彼此。如果我们就此沉迷于生活麻酥酥的表层,轻而易举地从他人身上搜刮一丝丝满足自我的谈资。这一切毫无意义。

烟火夜,它们就在头顶开放。走在空旷的十字路口,在等待绿灯的时候,烟花和余烬一同抖落肩头,虽然我摸不到它们的存在,但我还是觉得某一瞬间,它们在我身上停靠了。因着这踏实的想象,我感受到了新一年的美好,逝去的所有,眷恋的所有,都在那一刻向我涌来,让我忘却生命的曲折和动荡。

还是要继续前行,哪怕身后一地狼藉。

听《一生中最爱》的时候,仿佛冷空气都嗖的一声钻进皮肤的每一个毛孔中。